334789.com

第四百零一章【谋求合作】(上)

发布日期:2019-08-14 14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罗猎指了指停车场,那里停着他的车,常柴在那边等着他,看到罗猎出来,马上闪了闪灯。

  罗猎不由得又向她的那双高跟鞋看了看,实在是怀疑这双鞋能否在雪地中行走。不过风轻语既然提出来了,他只能答应,朝着汽车的方向摆了摆手,然后陪着风轻语一起向她的住处走去,风轻语走过来又挽住他的手臂,这次罗猎没有把她推开,权且当一回她的拐杖吧。

  罗猎抬起头,雪小了一些,不过仍然一片片打在他的脸上,风轻语在雪地中走得很艰难,她终于停了下来,罗猎提醒她道:“车就在后面。”

  风轻语朝罗猎笑了笑,然后当着他的面脱掉了那双高跟鞋,随手就扔向了后面跟着的汽车,常柴还以为她突然袭击,下意识地踩下刹车,因为刹车过猛,汽车明显跑偏。

  风轻语丝毫没有生气,就这样走在雪地里:“罗猎,我发现咱们有一点很相似啊。”

  罗猎这次没有把她推开,可是心中有抓起风轻语将她扔出去的冲动,只是想想罢了,并未付诸实施。他看出风轻语是在故意激怒自己。罗猎始终觉得风轻语与其说是风九青的妹妹,却更像是她制造出来的一件工具,她和风九青很像,甚至在五官上还能看出一些兰喜妹的痕迹,其实这也难怪,兰喜妹是风九青的女儿,她和风轻语之间本身就有一定的血缘关系。

  风轻语道:“我真是不明白,兰喜妹为什么会不顾一切地阻止你?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?”

  他们已经看到风轻语所住别墅的灯光,这里是徐北山特地为她准备的,风轻语指了指那亮灯的地方道:“到了,我就说不远,罗猎,想不想进去喝杯咖啡?”

  风轻语点了点头,也不再勉强,快步向别墅走去,走了几步,罗猎却又叫住她,风轻语回过头来,却见罗猎将她的高跟鞋送了过来,原来刚才常柴停车将这双鞋捡起一直送到了这里。

  目送风轻语离去之后,常柴才将汽车开到罗猎的身边,罗猎拉开车门上了车,常柴道:“这娘们什么人?脑子是不是有问题?”

  张长弓在罗猎来奉天的第二天抵达,这次他和海明珠一起前来,两人已经在东山岛办了婚礼,从他们的神情已经能够看出他们正处于新婚燕尔的幸福之中。罗猎和张长弓简单讲了一下分别后的经历,张长弓听说福伯的事情,又听说罗猎成为了福伯的关门弟子,惊得几乎合不拢嘴,他低声道:“如此说来,你现在也算是盗门中人了?”

  张长弓直愣愣望着她,他也不明白什么叫亲上加亲。海明珠道:“没听说过什么叫盗匪一家?”她是海匪,罗猎是盗门,她的亲上加亲因此而来,罗猎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张长弓满脸窘态,咳嗽了一声道:“明珠,你不是要买东西吗?逛街去吧。”

  等她走后,张长弓苦笑道:“别跟你嫂子一般见识,她这个人就会胡说八道。”

  罗猎点了点头道:“奉天这边最近时局动荡,还是让她们留在那边安全一些,我打算跟你会合之后,也尽快返回瀛口。”

  张长弓道:“威霖和瞎子都不过来了,我跟你嫂子商量了一下,这婚礼啊没必要办两次,这次回来主要还是想去我娘坟前给她老人家上柱香,咱们两家一起过个年就成。”

  罗猎点了点头,陆威霖和瞎子都在南洋,赶过来的确多有不便,而且瞎子现在仍然是黑白两道追杀的对象,只要回来必然面临很大的危险。

  这会儿常柴和刘洪根一起来了,刘洪根登门拜访是为了专门感谢罗猎昨天的帮助,如果不是罗猎出面化解了麻烦,恐怕昨天他和他的几位亲信全都要被军方的人给带走,刘洪根也没想到罗猎居然和徐北山有交情。

  他这次带来了一个的消息,徐北山一周之后要和张同武在奉天见面,满洲的两大军阀见面算得上是新近最大的新闻了。

  刘洪根点了点头道:“应该是这样,这两年徐北山占优,张同武被打得节节败退,选择停战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从见面的地点选在奉天就能够看出张同武是主动求和。”

  “停战?”刘洪根摇了摇头道:“停战未必是什么好事,徐北山是依靠日本人的力量才占据了优势,张同武低头认输可不仅仅是向徐北山认输,他也是向日本人认输,这就代表着满洲实际上会落入日本人的控制中。”

  罗猎却想起了昨晚徐北山和风轻语的见面,他们会面的目的是什么?风轻语代表了谁的利益?

  刘洪根道:“这样我就放心了,罗先生,我刚刚得到消息,她其实是日本军方派来的,她的真名叫藤野丽奈,这次来满洲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参予两大军阀和谈。”

  罗猎心中有些不解,以他对风轻语的了解,此女应该没有太复杂的背景,也充当不了这样重要的角色。

  罗猎将昨天偶遇风轻语的事情告诉了他,张长弓道:“藤野家族还真是阴魂不散。”

  罗猎道:“此事和我们并没有太大的关系。”他的话音刚落,常柴就从外面走了进来,向他道:“罗先生,昨天那位田小姐来了。”

  罗猎朝常柴点了点头,常柴出去将风轻语请了进来,风轻语今天又换了一身褐色的貂裘,来到客厅,环顾了一下这里的陈设,轻声赞道:“你还真是有钱,连奉天都有那么好的住处。”

  风轻语脱下貂裘,递给了常柴,常柴愣了一下,敢情她是把自己当成佣人了,只能接了过去,帮风轻语挂在衣架上,风轻语摆了摆手道:“这里没你的事了,出去吧。”

  常柴哭笑不得,罗猎还没赶自己,她倒先赶上了,只能点了点头道:“罗先生,没别的事情我先出去了。”

  罗猎点了点头,他也没有起身的意思,静静望着对面的风轻语:“我是应当称呼你为田小姐还是风小姐,又或是藤叶小姐呢?”118kj手机看开奖

Power by DedeCms